宇随天元 柱稽古。 《周书》卷七_汉程国学

释氏稽古略_太虚图书馆

宇随天元 柱稽古

中国的史学界一般认为,宇文部是公元1世纪时被东汉击走西迁后,留在故地漠北的部众东迁与鲜卑族人混居以后被同化的族群,在这段期间该部曾参加鲜卑首领的部落联盟,首领成为鲜卑的东部大人。 因此,宇文部是源自匈奴而后揉合了鲜卑血统的部族。 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 其语与鲜卑颇异。 葛乌菟是公元一世纪人,原居,是鲜卑宇文部的始祖,东汉后期起其后裔子孙世袭为鲜卑东部大人。 宇文莫那则被后来南北朝时期的北周政权尊为献侯,并奉为北周皇室的始祖。 [1] 于是,这位普回大人便自己号称宇文氏,而自己的部落就叫作宇文部。 当然,后世史学家认为这纯粹是牵强附会之说。 到了东晋时期,宇文部进据中原,号称宇文国。 宇文莫那之后有数代首领在史书中没有任何记载,一直到西晋时期以后才有记事。 妇女披长襦及足,而无裳焉。 鲜卑族宇文部逐渐繁荣兴盛,一直至东晋前期为止,特别是在西晋以后较为强盛之时,地点约在濡源(今河北滦河上游)以东、柳城(今辽宁朝阳)以西一带的广大地区,与同期存在的鲜卑、相同,都属于东部鲜卑的一个支系。 宇文部在西晋时期的几代首领与拓跋部鲜卑关系较佳,两个部族间时有通婚。 进入五胡十六国时期后,宇文部曾依附势力强大的政权。 (505-556 ,北朝北魏、西魏将领。 字黑獭,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鲜卑族。 年轻时随父参加鲜卑族起义,后投靠北魏,参与镇压义军,授武卫将军、征西将军。 北魏分裂后,任西魏太师、大丞相、柱国大将军。 他治军整肃,深谋远虑,善于用间。 西魏大统三年(537)正月,采纳直事郎中宇文深建议,以近万锐卒,潜出小关(陕西古潼关南侧),出其不意地击败东魏骁将窦泰军,俘万余人。 十月,在沙苑之战中,他先遣将侦察,后从容设伏,大获全胜,俘东魏高欢军七万余人,除选留二万士卒外,余均释放。 在东西魏战争中,指挥作战数十次,多获胜利,为建立北周奠定了基础。 这一兵制为后世沿用近二百年,在中国古代兵制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北周建立后,追尊为文帝。 (约515-572 ,北朝北周权臣。 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 宇文泰之侄。 早年跟随宇文泰征战,在与东魏的交战中屡建战功,又与于谨南征梁朝江陵。 西魏恭帝三年(556)宇文泰死,诸子幼小,遗命掌管国家大政。 他以宇文泰嗣子宇文觉幼弱,想乘宇文泰的权势和影响尚存时早日夺取政权,因迫使西魏恭帝禅位于周。 二年,宇文觉称周天王,建立北周。 护为大司马,封晋国公,旧日与宇文泰并肩的大将赵贵、独孤信对宇文护不服,宇文觉也不满他专权,图谋诛护不果,反被其先发制人,杀赵贵,令独孤信自杀。 宇文觉被废黜而死。 宇文护迁大冢宰(当时的宰相),并拥立宇文泰另一个儿子宇文毓(周明帝)。 明帝好学有识,为宇文护所畏,武成二年(560)又被他毒死,立宇文泰四子宇文邕(周武帝),实际大权仍由宇文护掌握。 护虽性宽和而不识大体,委任非人而久专权柄,又素无戎略,两次伐齐都失败而归。 诸子贪残,僚属恣纵,蠹政害民。 宇文邕与弟卫王宇文直策划,于建德元年(572)杀死宇文护。 (543-578 ,北朝北周皇帝。 小字祢罗突。 鲜卑族。 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 宇文泰第四子。 武成二年(560),权臣宇文护毒死明帝宇文毓,护立时为大司空、鲁国公的宇文邕为帝。 仍掌朝政。 建德元年(572),宇文邕诛杀宇文护,始亲自处理国务。 生活俭朴,诸事希求超越古人,对宇文护及北齐所修过于华丽的宫殿一律焚毁,对下严酷少恩,但果断明决,耐劳苦,征伐时躬亲行阵,得士卒死力。 四年,他独与齐王宇文宪等少数人策划,力排众议,决定伐齐并亲自统军围攻金墉城(今河南洛阳),因病还师。 次年又率大军伐齐,几路并进,攻克平阳(今山西临汾)。 围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时军事失利,自己仅得免。 六年,入邺,灭北齐。 齐境有北魏所俘河西人世为厮役的杂户,周境有从东魏及南朝梁江陵俘虏的良人没为奴婢,他都豁免为良人。 建德二年,宇文邕确决三教先后,以儒为先,道次之,佛教最后。 次年禁佛、道二教,沙门、道士并令还俗,为历史上三武废佛之一。 突厥强盛,目北齐、北周为在南两儿。 宇文邕不得不娶突厥公主为后,灭齐之后,宣政元年(578)率军分五道伐突厥,未成行而病死。 谥武帝。 (555-612 ,隋建筑家。 字安乐,朔方夏州(今陕西靖边)人。 出身贵族世家,三岁赐爵双泉伯,七岁晋封安平郡公。 多技艺,有巧思,建筑知识渊博。 历任营建宗庙副监、营建新都副监、检校将作大匠、仁寿宫监、将作少监、营造东都副监、、工部尚书等职。 宇文恺最大功绩是主持规划和修建长安城与洛阳城。 所建长安城(初名大兴城,唐朝改称长安)气象雄伟,规模宏大。 开皇二年(582)六月始兴建,二年三月初步竣工。 全城分宫城、皇城、外廓城三部分,宫城北面有广大禁苑。 分区设计十分科学,有宫殿、衙署、住宅、商业不同区域。 城内街道宽直,整齐划一,共有南北大街十一条,东西大街十四条,构成便利的交通网。 城内水源丰富,有龙首渠、清明渠、永安渠。 航运通达、排水方便,渠水迂回曲折,汇成多处池塘,成为秀丽风景区。 大业元年(605),宇文恺主持规划和修建另一座大型都市——洛阳城,设计大体与长安城一致。 宇文恺擅长城市规划设计,对大型宫殿建筑技术有独到研究。 宇文恺在城市规划建设和宫殿建筑技术方面,有很高成就,堪称一代建筑大师,对中国建筑技术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著有《东都图记》二十卷、《释疑》一卷和《明堂图议》二卷等书,今佚。 (?-616 ,隋朝将领。 字伯通,代郡武川 今内蒙古武川南)人,出身鲜卑贵族。 北周末以军功拜上柱国,封褒国公。 隋开皇初,拜右卫大将军,平陈之役,任行军总管,率兵三万从六合渡江。 时晋王杨广镇扬州,欲拉拢述附己,遂奏请文帝任为寿州刺史总管。 杨广与述计谋夺太子位,述建议广收买朝中宰相杨素等。 于是述、素二人共谋立杨广为太子。 及后炀帝即位,宇文述参预朝政,与苏威并重。 帝后以述为左卫大将军,封许国公,总领军事。 后从炀帝幸榆林,西击吐谷浑。 第二年又随炀帝西幸,登燕支山,西域诸国来朝。 宇文述善于供奉,深得炀帝欢心,言无不从,势倾朝廷,宠遇莫与为比。 但性贪鄙,接受各方馈赠无数,金宝山积,僮仆千人,骄奢无度。 大业八年(612年),炀帝出征,以宇文述率军渡鸭绿江,述自恃小胜而骄,中高句丽军诱兵之计,军至平壤,被高句丽军掩击,大溃不止,三十万五千隋军惟余二千七百人逃归辽东。 炀帝大怒,除述为民。 次年又复起用,从征高句丽。 适杨玄感起兵反隋,炀帝回师命述讨玄感,大破之。 十二年,宇文述劝炀帝幸江都。 不久,述在江都病重。 述子化及、智及曾因获罪被谴,故临死前乞请炀帝照顾二子。 炀帝以化及为右屯卫将军,智及为将作少监。 (?-619 ,隋代末年叛军首领。 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 隋大将宇文述之子。 杨广为太子时,他领禁军,很受宠信。 隋炀帝即位,授他为太仆少卿,又以弟士及娶南阳公主。 大业年间,义军、叛军蜂起,炀帝的随从禁卫多关中人,不愿从炀帝久驻扬州,打算自行回本土。 统领骁果的武贲郎将司马德戡等得知此状,便集兵数万,于大业十四年(618)发动叛乱,推为主,缢杀炀帝,立秦王杨浩为帝。 化及自称大丞相,引兵10余万西归。 时东都群臣奉越王侗继帝位于洛阳,招瓦岗军领袖李密为太尉,使讨伐化及。 双方战于黎阳(今河南浚县北),化及屡败,北走魏县(今河北大名西南),将士屡叛归李密。 武德二年(619),唐遣李神通攻化及,化及东走聊城。 时窦建德已立夏国,遂以讨逆为名,往攻聊城,神通退兵。 同年建德擒化及,槛送襄国(今河北邢台),与两子同时处斩,所建政权许灭亡。 1940年生于吉林龙井,1958年考入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 1965年毕业分配到北京画院工作。 作品以青绿山水创作为主。 其创作力求把水墨山水和重彩青绿山水融为一体作品构图饱满。 气势雄伟。 现为北京画院专业画家。 国家一级美术师。 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会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3] 参考资料• .中国台湾网 [引用日期2017-07-27]• .宇文氏宗亲网 [引用日期2017-07-27]• .中文百科在线 [引用日期2012-09-20]• .宋元丰二年(1079年)己未科:宇文千之 .2018-11-17 [引用日期2019-10-14]• .宇文氏宗亲网 [引用日期2017-07-27]• .宇文氏宗亲网 [引用日期2017-07-27]• .宇文氏宗亲网 [引用日期2017-07-27]• .宇文氏宗亲网 [引用日期2017-07-27].

次の

宇文庆传翻译赏析_宇文庆传阅读答案全诗的意思_上句下句

宇随天元 柱稽古

宣帝 宣皇帝讳赟,字干伯,高祖长子也。 母曰李太后。 武成元 年,生于同州。 保定元年五月丙午,封鲁国公。 建德元年四月 癸巳,高祖亲告庙,冠于阼阶,立为皇太子。 诏皇太子巡抚西 土。 文宣皇后崩,高祖谅闇,诏太子总朝政,五旬而罢。 高祖 每巡幸四方,太子常留监国。 五年二月,又诏皇太子巡西土, 因讨吐谷浑。 宣政元年六月丁酉,高祖崩。 戊戌,皇太子即皇帝位,尊 皇后为皇太后。 癸丑,岁星、荧惑、太白合于东井。 甲子,诛 上柱国、齐王宪。 封开府于智为齐国公。 闰月乙亥,诏山东流民新复业者,及突厥侵掠家口破亡不 能存济者,并给复一年。 立妃杨氏为皇后。 辛巳,以上柱国赵 王招为太师,陈王纯为太傅,柱国代王达﹑滕王逌、卢国公尉 迟运、薛国公长孙览并为上柱国。 进封柱国、平阳郡公王谊为 扬国公。 是月,幽州人卢昌期据范阳反,诏柱国、东平公宇文 神举帅众讨平之。 秋七月辛丑,月犯心前星。 乙巳,祠太庙。 丙午,祠圆丘。 戊申,祠方丘。 庚戌,以小宗伯、岐国公斛斯征为大宗伯。 丙辰,荧惑、 太白合于七星。 己未,太白犯轩辕大星。 壬戌,以柱国、南兖 州总管、随公杨坚为上柱国、大司马。 癸亥,尊所生李氏为帝 太后。 八月丙寅,夕月于西郊。 长安、万年二县民居在京城者, 给复三年。 壬申,行幸同州。 遣大使巡察诸州。 诏制九条,宣 下州郡:一曰,决狱科罪,皆准律文;二曰,母族绝服外者, 听婚;三曰,以杖决罚,悉令依法;四曰,郡县当境贼盗不擒 获者,并仰录奏;五曰,孝子顺孙义夫节妇,表其门闾,才堪 任用者,即宜申荐;六曰,或昔经驱使,名位未达,或沉沦蓬 荜,文武可施,宜并采访,具以名奏;七曰,伪齐七品以上, 已敕收用,八品以下,爰及流外,若欲入仕,皆听预选,降二 等授官;八曰,州举高才博学者为秀才,郡举经明行修者为孝 廉,上州、上郡岁一人,下州、下郡三岁一人;九曰,年七十 以上,依式授官,鳏寡困乏不能自存者,并加禀恤。 以大司徒、 杞国公亮为安州总管,上柱国、薛国公长孙览为大司徒,柱国、 扬国公王谊为大司空。 庚辰,太白入太微。 丙戌,以柱国、永 昌公椿为大司寇。 九月丁酉,荧惑入太微。 以柱国宇文盛、张掖公王杰、枹 罕公辛威、郧国公韦孝宽并为上柱国。 庚戌,封皇弟元为荆王。 诏诸应拜者,皆以三拜成礼。 汾州稽胡帅刘受逻千举兵反,诏 上柱国、越王盛为行军元帅,率众讨平之。 庚申,荧惑犯左执 法。 冬十月癸酉,至自同州。 以大司空、扬国公王谊为襄州总 管。 戊子,百济遣使献方物。 十一月己亥,讲武于道会苑,帝亲擐甲冑。 是月,突厥寇 边,围酒泉,杀掠吏民。 十二月甲子,以柱国、毕王贤为大司空。 癸未,荧惑入氐, 仍留经一月。 己丑,以上柱国、河阳总管滕王逌为行军元帅, 率众伐陈。 免京师见徒,并令从军。 大象元年春正月癸巳,受朝于露门,帝服通天冠、绛纱袍, 群臣皆服汉魏衣冠。 大赦,改元大成。 初置四辅官,以上柱国 大冢宰越王盛为大前疑,相州总管蜀国公尉迟迥为大右弼,申 国公李穆为大左辅,大司马随国公杨坚为大后丞。 癸卯,封皇 子衍为鲁王。 甲辰,东巡狩。 丙午,日有背。 以柱国、常山公 于翼为大司徒。 辛亥,以柱国、许国公宇文善为大宗伯。 癸丑, 日又背。 戊午,行幸洛阳。 立鲁王衍为皇太子。 二月癸亥,诏曰: 河洛之地,世称朝市。 上则于天,阴阳所会;下纪于地, 职贡路均。 圣人以万物阜安,乃建王国。 时经五代,世历千祀, 规模弘远,邑居壮丽。 自魏氏失驭,城阙为墟,君子有恋旧之 风,小人深怀土之思。 我太祖受命酆镐,胥宇崤函,荡定四方,有怀光宅。 高祖 神功圣略,混一区宇,往巡东夏,省方观俗,布政此宫,遂移 气序。 朕以眇身,祗承宝祚,庶几聿修之志,敢忘燕翼之心。 一昨驻跸金墉,备尝游览,百王制度,基趾尚存,今若因修, 为功易立。 宜命邦事,修复旧都。 奢俭取文质之间,功役依子 来之义。 北瞻河内,咫尺非遥,前诏经营,今宜停罢。 于是发山东诸州兵,增一月功为四十五日役,起洛阳宫。 常役四万人,以迄于晏驾。 并移相州六府于洛阳,称东京六府。 杀柱国、徐州总管、郯国公王轨。 停南讨诸军。 以赵王招女为 千金公主,嫁于突厥。 戊辰,以上柱国、郧国公韦孝宽为徐州 总管。 乙亥,行幸邺。 丙子,初令授总管刺史及行兵者,加持 节,余悉罢之。 辛巳,诏曰: 有圣大宝,实惟重器,玄天表命,人事与能,幽显同谋, 确乎不易。 域中之大,实悬定于杳冥;天下为公,盖不避于内 举。 我大周感苍昊之精,受河洛之锡,武功文德,光格区宇, 创业垂统,永光无穷。 朕以寡薄,祗承鸿绪,上赖先朝得一之 迹,下藉群后不贰之心。 职贡与云雨俱通,宪章共光华并亘。 圆首方足,咸登仁寿,思隆国本,用弘天历。 皇太子衍,地居上嗣,正统所归。 远凭积德之休,允协无 疆之祚。 帝王之量,未肃而成;天禄之期,不谋已至。 朕今传 位于衍。 乃睠四海,深合讴歌之望;俾予一人,高蹈风尘之表。 万方兆庶,知朕意焉。 可大赦天下,改大成元年为大象元年。 帝于是自称天元皇帝,所居称天台,冕有二十四旒,(室) 〔车〕服旗鼓,皆以二十四为节。 内史、御正皆置上大夫。 皇 帝衍称正阳宫,置纳言、御正、诸卫等官,皆准天台。 尊皇太 后为天元皇太后。 封内史上大夫郑译为沛国公。 癸未,日初出 及将入时,其中并有乌色,大如鸡卵,经四日灭。 戊子,以上 柱国大前疑越王盛为太保,大右弼蜀公尉迟迥为大前疑,代王 达为大右弼。 辛卯,诏徙邺城石经于洛阳。 此外诸民欲往者, 亦任其意。 河阳、幽、相、豫、亳、青、徐七总管,受东京六 府处分。 庚申, 至自东巡,大陈军伍,帝亲擐甲冑,入自青门。 皇帝衍备法驾 从入。 百官迎于青门外。 其时骤雨,仪卫失容。 辛酉,封赵王 招第二子贯为永康县王。 夏四月壬戌朔,有司奏言日蚀,不视事。 过时不食,乃临 轩。 立妃朱氏为天元帝后。 癸亥,以柱国、毕王贤为上柱国。 己巳,祠太庙。 壬午,大醮于正武殿。 戊子,太白、岁星、辰星合于东井。 五月辛亥,以洺州襄国郡为赵国,以齐州济南郡为陈国, 以丰州武当、安富二郡为越国,以潞州上党郡为代国,以荆州 新野郡为滕国,邑各一万户。 令赵王招、陈王纯、越王盛、代 王达、滕王逌并之国。 癸丑,有流星大如斗,出太微,落落如 遗火。 是月,遣使简视京兆及诸州士民之女,充选后宫。 突厥 寇并州。 六月丁卯,有流星大如鸡子,出氐,西北流,长一丈,入 月中。 己巳,月犯房北头第二星。 乙酉,有流星大如斗,出营 室,流入东壁。 是月,咸阳有池水变为血。 发山东诸州民,修 长城。 秋七月庚寅,以大司空、毕王贤为雍州牧,大后丞、随国 公杨坚为大前疑,柱国、荥阳公司马消难为大后丞。 壬辰,荧 惑掩房北头第一星。 丙申,纳大后丞司马消难女为正阳宫皇后。 尊天元帝太后李氏为天皇太后。 壬子,改天元帝后朱氏为天皇 后。 立妃元氏为天右皇后,妃陈氏为天左皇后。 八月庚申,行幸同州。 壬申,还宫。 甲戌,以天左皇后父 大将军陈山提、天右皇后父开府元晟并为上柱国。 山提封鄅国 公,晟封翼国公。 开府杨雄为邗国公,乙弗寔戴国公。 初,高 祖作刑书要制,用法严重。 及帝即位,以海内初平,恐物情未 附,乃除之。 至是大醮于正武殿,告天而行焉。 辛巳,荧惑犯 南斗第五星。 壬午,以上柱国、雍州牧、毕王贤为太师,上柱国、郇国 公韩建业为大左辅。 是月,所在有蚁群斗,各方四五尺,死者 什八九。 九月己酉,太白入南斗。 乙卯,以酆王贞为大冢宰。 上柱 国、郧国公韦孝宽为行军元帅,率行军总管杞国公亮、郕国公 梁士彦以伐陈。 遣御正杜杲、礼部薛舒使于陈。 冬十月壬戌,岁星犯轩辕大星。 是日,帝幸道会苑大醮, 以高祖武皇帝配。 醮讫,论议于行殿。 是岁,初复佛像及天尊 像。 至是,帝与二像俱南面而坐,大陈杂戏,令京城士民纵观。 乙酉,荧惑、镇星合于虚。 是月,相州人段德举谋反,伏诛。 十一月乙未,幸温汤。 戊戌,行幸同州。 壬寅,还宫。 己 酉,有星大如斗,出张,东南流,光明烛地。 丁巳,初铸永通 万国钱,以一当十,与五行大布并行。 是月,韦孝宽拔寿阳, 杞国公亮拔黄城,梁士彦拔广陵。 陈人退走。 于是江北尽平。 十二月戊午,以灾异屡见,帝御路寝,见百官。 诏曰: 穹昊在上,聪明自下,吉凶由人,妖不自作。 朕以寡德, 君临区宇,大道未行,小信非福。 始于秋季,及此玄冬,幽显 殷勤,屡贻深戒。 至有金入南斗,木犯轩辕,荧惑干房,又与 土合,流星照夜,东南而下。 然则南斗主于爵禄,轩辕为于后 宫,房曰明堂,布政所也,火土则忧孽之兆,流星乃兵凶之验。 岂其官人失序,女谒尚行,政事乘方,忧患将至?何其昭著, 若斯之甚。 上瞻俯察,朕实惧焉。 将避正寝,斋居克念,恶衣 减膳,去饰撤悬,披不讳之诚,开直言之路。 欲使刑不滥及,赏弗踰等,选举以才,宫闱修德。 宜宣诸 内外,庶尽弼谐,允协民心,用消天谴。 于是舍仗卫,往天兴宫。 百官上表劝复寝膳,许之。 甲子, 还宫。 御正武殿,集百官及宫人内外命妇,大列妓乐,又纵胡 人乞寒,用水浇沃为戏乐。 乙丑,行幸洛阳。 帝亲御驿马,日 行三百里。 四皇后及文武侍卫数百人,并乘驿以从。 仍令四后 方驾齐驱,或有先后,便加谴责,人马顿仆相属。 己卯,还宫。 二年春正月丁亥,帝受朝于道会苑。 癸巳,祀太庙,乙巳, 造二扆,画日月之象,以置左右。 戊申,雨雪。 雪止,又雨细 黄土,移时乃息。 乙卯,诏江左诸州新附民,给复二十年,初 税入市者,人一钱。 二月丁巳,帝幸露门学,行释奠之礼。 戊午,突厥遣使献 方物,且逆千金公主。 乙丑,改制诏为天制诏,敕为天敕。 壬 午,尊天元皇太后为天元上皇太后,天皇太后李氏曰天元圣皇 太后。 癸未,立天元皇后杨氏为天元大皇后,天皇后朱氏为天 大皇后,天右皇后元氏为天右大皇后,天左皇后陈氏为天左大 皇后。 正阳宫皇后直称皇后。 是日,洛阳有秃鹙鸟集于新营太 极殿前。 荥州有黑龙见,与赤龙斗于汴水之侧,黑龙死。 三月丁亥,赐百官及民大酺。 孔子德惟藏往,道实生知,以大圣 之才,属千古之运,载弘儒业,式叙彝伦。 至如幽赞天人之理, 裁成礼乐之务,故以作范百王,垂风万叶。 朕钦承宝历,服膺 教义,眷言洙、泗,怀道滋深。 且褒成启号,虽彰故实,旌崇 圣绩,犹有阙如。 可追封为邹国公,邑数准旧。 并立后承袭。 别于京师置庙,以时祭享。 亮不胜,孝宽获而杀之。 辛卯,以永昌公椿为 杞国公,绍简公连后。 行幸同州。 增候正,前驱戒道,为三百 六十重,自应门至于赤岸泽,数十里间,幡旗相蔽,鼓乐俱作。 又令武贲持钑马上,称警跸,以至于同州。 乙未,改同州 宫为天成宫。 庚子,至自同州。 诏天台侍卫之官,皆着五色及 红紫绿衣,以杂色为缘,名曰品色衣。 有大事,与公服间服之。 壬寅,诏内外命妇皆执笏,其拜宗庙及天台,皆俛伏。 甲辰, 初置天中大皇后。 立天左大皇后陈氏为天中大皇后,立妃尉迟 氏为天左大皇后。 夏四月乙丑,有星大如斗,出天厨,流入紫宫,抵钩陈乃 灭。 己巳,祀太庙。 自春涉夏,甘泽未丰,既轸西郊之叹,将亏南亩之 业。 兴言夕惕,无忘鉴昧。 良由德化未敷,政刑多舛,万方有 罪,责在朕躬。 思覃宽惠,被之率土。 见囚死罪并降从流,流 罪从徒,五岁刑已下悉皆原宥。 其反叛恶逆不道,及常赦所不 免者,不在降例。 至咸阳宫,雨降。 甲申, 还宫。 令京城士女于衢巷作音乐以迎候。 五月己丑,以上柱国、大前疑、随国公杨坚为扬州总管。 甲午夜,帝备法驾幸天兴宫。 乙未,帝不豫,还宫。 诏随国公 坚入侍疾。 甲辰,有星大如三斗,出太微端门,流入翼,声若 风鼓幡旗。 丁未,追赵、陈、越、代、滕五王入朝。 己酉,大 渐。 御正下大夫刘昉,与内史上大夫郑译矫制,以随国公坚受 遗辅政。 是日,帝崩于天德殿。 时年二十二,谥曰宣皇帝。 七月丙申,葬定陵。 帝之在东宫也,高祖虑其不堪承嗣,遇之甚严。 朝见进止, 与诸臣无异,虽隆寒盛暑,亦不得休息。 性既嗜酒,高祖遂禁 醪醴不许至东宫。 帝每有过,辄加捶扑。 帝惮高祖威严,矫情修饰,以是过恶遂不外 闻。 嗣位之初,方逞其欲。 大行在殡,曾无戚容,即阅视先帝 宫人,逼为淫乱。 纔及踰年,便恣声乐,采择天下子女,以充后宫。 好自矜 夸,饰非拒谏。 禅位之后,弥复骄奢,耽酗于后宫,或旬日不 出。 公卿近臣请事者,皆附奄官奏之。 所居宫殿,帷帐皆饰以 金玉珠宝,光华炫耀,极丽穷奢。 及营洛阳宫,虽未成毕,其 规模壮丽,踰于汉魏远矣。 唯自尊崇,无所顾惮。 国典朝仪,率情变改。 后宫位号, 莫能详录。 每对臣下,自称为天。 以五色土涂所御天德殿,各 随方色。 又于后宫与皇后等列坐,用宗庙礼器樽彝珪瓒之属以 饮食焉。 又令群臣朝天台者,皆致斋三日,清身一日。 车旗章服,倍于前王之数。 既自比上帝,不欲令人同己。 尝自带绶及冠通天冠,加金附蝉,顾见侍臣武弁上有金蝉,及 王公有绶者,并令去之。 又不听人有高大之称,诸姓高者改为 姜,九族称高祖者为长祖,曾祖为次长祖,官名凡称上及大者 改为长,有天者亦改之。 又令天下车皆以浑成木为轮,禁天下 妇人皆不得施粉黛之饰,唯宫人得乘有辐车,加粉黛焉。 西阳 公温,杞国公亮之子,即帝之从祖兄子也。 其妻尉迟氏有容色, 因入朝,帝遂饮之以酒,逼而淫之。 亮闻之,惧诛,乃反。 纔 诛温,即追尉迟氏入宫,初为妃,寻立为皇后。 每召侍臣论议, 唯欲兴造变革,未尝言及治政。 其后游戏无恒,出入不(饰) 〔节〕,羽仪仗卫,晨出夜还。 或幸天兴宫,或游道会苑,陪 侍之官,皆不堪命。 散乐杂戏鱼龙烂漫之伎,常在目前。 好令 京城少年为妇人服饰,入殿歌舞,与后宫观之,以为喜乐。 摈 斥近臣,多所猜忌。 又吝于财,略无赐与。 恐群臣规谏,不得 行己之志,常遣左右密伺察之,动止所为,莫不钞录,小有乘 违,辄加其罪。 自公卿已下,皆被楚挞,其间诛戮黜免者,不 可胜言。 每笞捶人,皆以百二十为度,名曰天杖。 宫人内职亦 如之。 后妃嫔御,虽被宠嬖,亦多被杖背。 于是内外恐惧,人 不自安,皆求苟免,莫有固志,重足累息,以逮于终。 史臣曰:高祖识嗣子之非才,顾宗祏之至重,滞爱同于晋 武,则哲异于宋宣。 但欲威之以槚楚,期之于惩肃,义方之教, 岂若是乎。 卒使昏虐君临,奸回肆毒,善无小而必弃,恶无大 而弗为。 穷南山之简,未足书其过;尽东观之笔,不能记其罪。 然犹获全首领,及子而亡,幸哉。

次の

【鬼滅の刃】元柱・宇随天元と3人の妻、雛鶴&まきを&須磨の現在について!

宇随天元 柱稽古

母曰李太后。 武成元年,生于同州。 保定元年五月丙午,封鲁国公。 建德元年四月癸巳,高祖亲告庙,冠于阼阶,立为皇太子。 诏皇太子巡抚西土。 文宣皇后崩,高祖谅闇,诏太子总朝政。 五旬而罢。 高祖每巡幸四方,太子常留监国。 五年二月,又诏皇太子巡西土,因讨吐谷浑。 宣政元年六月丁酉,高祖崩。 戊戌,皇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后为皇太后。 癸丑,岁星、荧惑、太白合于东井。 甲子,诛上柱国、齐王宪。 封开府于智为齐国公。 闰月乙亥,诏山东流民新复业者,及突厥侵掠家口破亡不能存济者,并给复一年。 立妃杨氏为皇后。 辛巳,以上柱国赵王招为太师,陈王纯为太傅,柱国代王达、滕王逌、卢国公尉迟运、薛国公长孙览并为上柱国。 进封柱国、平阳郡公王谊为扬国公。 是月,幽州人卢昌期据范阳反,诏柱国、东平公宇文神举帅众讨平之。 秋七月辛丑,月犯心前星。 乙巳,祠太庙。 丙午,祠圆丘。 戊申,祠方丘。 庚戌,以小宗伯、岐国公斛斯征为大宗伯。 丙辰,荧惑、太白合于七星。 己未,太白犯轩辕大星。 壬戌,以柱国、南兖州总管、随公杨坚为上柱国、大司马。 癸亥,尊所生李氏为帝太后。 八月丙寅,夕月于西郊。 长安、万年二县民居在京城者,给复三年。 壬申,行幸同州。 遣大使巡察诸州。 诏制九条,宣下州郡:一曰,决狱科罪,皆准律文;二曰,母族绝服外者,听婚;三曰,以杖决罚,悉令依法;四曰,郡县当境贼盗不擒获者,并仰录奏;五曰,孝子顺孙、义夫节妇,表其门闾,才堪任用者,即宜申荐;六曰,或昔经驱使,名位未达,或沉沦蓬荜,文武可施,宜并采访,具以名奏;七曰,伪齐七品以上,已敕收用,八品以下,爰及流外,若欲入仕,皆听预选,降二等授官;八曰,州举高才博学者为秀才,郡举经明行修者为孝廉,上州、上郡岁一人,下州、下郡三岁一人;九曰,年七十以上,依式授官,鳏寡困乏不能自存者,并加禀恤。 以大司徒、杞国公亮为安州总管,上柱国、薛国公长孙览为大司徒,柱国、扬国公王谊为大司空。 庚辰,太白入太微。 丙戌,以柱国、永昌公椿为大司寇。 九月丁酉,荧惑入太微。 以柱国宇文盛、张掖公王杰、枹罕公辛威、郧国公韦孝宽并为上柱国。 庚戌,封皇弟元为荆王。 诏诸应拜者,皆以三拜成礼。 汾州稽胡帅刘受逻干举兵反。 诏上柱国、越王盛为行军元帅,率众讨平之。 庚申,荧惑犯左执法。 冬十月癸酉,至自同州。 以大司空、扬国公王谊为襄州总管。 戊子,百济遣使献方物。 十一月己亥,讲武于道会苑,帝亲擐甲胄。 是月,突厥寇边,围酒泉,杀掠吏民。 十二月甲子,以柱国、毕王贤为大司空。 癸未,荧惑入氐,仍留经一月。 己丑,以上柱国、河阳总管滕王逌为行军元帅,率众伐陈。 免京师见徒,并令从军。 大象元年春正月癸已,受朝于露门,帝服通天冠、绛纱袍,群臣皆服汉魏衣冠。 大赦,改元大成。 初置四辅官,以上柱国大冢宰越王盛为大前疑,相州总管蜀国公尉迟迥为大右弼,申国公李穆为大左辅,大司马随国公杨坚为大后丞。 癸卯,封皇子衍为鲁王。 甲辰,东巡狩。 丙午,日有背。 以柱国、常山公于翼为大司徒。 辛亥,以柱国、许国公宇文善为大宗伯。 癸丑,日又背。 戊午,行幸洛阳。 立鲁王衍为皇太子。 二月癸亥,诏曰: 河洛之地,世称朝市。 上则于天,阴阳所会;下纪于地,职贡路均。 圣人以万物阜安,乃建王国。 时经五代,世历千祀,规模弘远,邑居壮丽。 自魏氏失驭,城阙为墟,君了有恋旧之风,小人深怀土之思。 我太祖受命酆镐,胥宇崤函,荡定四方,有怀光宅。 高祖神功圣略,混一区宇,往巡东夏,省方观俗,布政此宫,遂移气序。 朕以眇身,祗承宝祚,庶几聿修之志,敢忘燕翼之心。 一昨驻跸金墉,备尝游览,百王制度,基趾尚存。 今若因修,为功易立。 宜命邦事,修复旧都。 奢俭取文质之间,功役依子来之义。 北瞻河内,咫尺非遥。 前诏经营,今宜停罢。 于是发山东诸州兵,增一月功为四十五日役,起洛阳宫。 常役四万人,以迄于晏驾。 并移相州六府于洛阳,称东京六府。 杀柱国、徐州总管、郯国公王轨。 停南讨诸军。 以赵王招女为千金公主,嫁于突厥。 戊辰,以上柱国、郧国公韦孝宽为徐州总管。 乙亥,行幸邺。 丙子,初令授总管刺史及行兵者,加持节,余悉罢之。 辛巳,诏曰: 有圣大宝,实惟重器。 玄天表命,人事与能,幽显同谋,确乎不易。 域中之大,实悬定于杳冥;天下为公,盖不避于内举。 我大周感苍昊之精,受河洛之锡,武功文德,光格区宇,创业垂统,永光无穷。 朕以寡薄,祗承鸿绪,上赖先朝得一之迹,下藉群后不贰之心。 职贡与云雨俱通,宪章共光华并亘。 圆首方足,咸登仁寿。 思隆国本,用弘天历。 皇太子衍,地居上嗣,正统所归。 远凭积德之休,允叶无疆之祚。 帝王之量,未肃而成;天禄之期,不谋已至。 朕今傅位于衍。 乃眷四海,深合讴歌之望;俾予一人,高蹈风尘之表。 万方兆庶,知朕意焉。 可大赦天下,改大成元年为大象元年。 帝于是自称天元皇帝,所居称天台,冕有二十四旒,车服旗鼓,皆以二十四为节。 内史、御正皆置上大夫。 皇帝衍称正阳宫,置纳言、御正、诸卫等官,皆准天台。 尊皇太后为天元皇太后。 封内史上大夫郑译为沛国公。 癸未,日初出及将入时,其中并有乌色,大如鸡卵,经四日灭。 戊子,以上柱国大前疑越王盛为太保,大右弼蜀公尉迟迥为大前疑,代王达为大右弼。 辛卯,诏徙邺城石经于洛阳。 又诏曰:"洛阳旧都,今既修复,凡是元迁之户,并听还洛州。 此外诸民欲往者,亦任其意。 河阳、幽、相、豫、亳、青、徐七总管,受东京六府处分。 "三月壬寅,以上柱国、薛国公长孙览为泾州总管。 庚申,至自东巡。 大陈军伍,帝亲擐甲胄,入自青门。 皇帝衍备法驾从入。 百官迎于青门外。 其时骤雨,仪卫失容。 辛酉,封赵王招第二子贯为永康县王。 夏四月壬戌朔,有司奏言日蚀。 不视事。 过时不食,乃临轩。 立妃朱氏为天元帝后。 癸亥,以柱国、毕王贤为上柱国。 己巳,祠太庙。 壬午,大醮于正武殿。 戊子,太白、岁星、辰星合于东井。 五月辛亥,以洺州襄国郡为赵国,以齐州济南郡为陈国,以丰州武当、安富二郡为越国,以潞州上党郡为代国,以荆州新野郡为滕国,邑各一万户。 令赵王招、陈王纯、越王盛、代王达、滕王逌并之国。 癸丑,有流星大如斗,出太微,落落如遗火。 是月,遣使简视京兆及诸州士民之女,充选后宫。 突厥寇并州。 六月丁卯,有流星大如鸡子,出氐,西北流,长一丈,入月中。 己巳,月犯房北头第二星。 乙酉,有流星大如斗,出营室,流入东壁。 是月,咸阳有池水变为血。 发山东诸州民,修长城。 秋七月庚寅,以大司空、毕王贤为雍州牧,大后丞、随国公杨坚为大前疑,柱国、荥阳公司马消难为大后丞。 壬辰,荧惑掩房北头第一星。 丙申,纳大后丞司马消难女为正阳宫皇后,尊天元帝太后李氏为天皇太后。 壬子,改天元帝后朱氏为天皇后。 立妃元氏为天右皇后,妃陈氏为天左皇后。 八月庚申,行幸同州。 壬申,还宫。 甲戌,以天左皇后父大将军陈山提、天右皇后父开府元晟并为上柱国。 山提封鄅国公,晟封翼国公。 开府杨雄为邘国公,乙弗实戴国公。 初,高祖作《刑书要制》,用法严重。 及帝即位,以海内初平,恐物情未附,乃除之。 至是大醮于正武殿,告天而行焉。 辛巳,荧惑犯南斗第五星。 壬午,以上柱国、雍州牧、毕王贤为太师,上柱国、郇国公韩建业为大左辅。 是月,所在有蚁群斗,各方四五尺,死者什八九。 九月己酉,太白入南斗。 乙卯,以酆王贞为大冢宰。 上柱国、郧国公韦孝宽为行军元帅,率行军总管杞国公亮、郕国公梁士彦以伐陈。 遣御正杜杲、礼部薛舒使于陈。 冬十月壬戌,岁星犯轩辕大星。 是日,帝幸道会苑大醮,以高祖武皇帝配。 醮讫,论议于行殿。 是岁,初复佛像及天尊像。 至是,帝与二像俱南面而坐,大陈杂戏,令京城士民纵观。 乙酉,荧惑、镇星合于虚。 是月,相州人段德举谋反,伏诛。 十一月乙未,幸温汤。 戊戌,行幸同州。 壬寅,还宫。 乙酉,有星大如斗,出张,东南流,光明烛地。 丁巳,初铸永通万国钱,以一当十,与五行大布并行。 是月,韦孝宽拔寿阳,杞国公亮拔黄城,梁士彦拔广陵。 陈人退走。 于是江北尽平。 十二月戊午,以灾异屡见,帝御路寝,见百官。 诏曰: 穹昊在上,聪明自下,吉凶由人,妖不自作。 朕以寡德,君临区宇,大道未行,小信非福。 始于秋季,及此玄冬,幽显殷勤,屡贻深戒。 至有金入南斗,木犯轩辕,荧惑干房,又与土合,流星照夜,东南而下。 然则南斗主于爵禄,轩辕为于后宫,房曰明堂,布政所也,火土则忧孽之兆,流星乃兵凶之验。 岂其官人失序,女谒尚行,政事乖方,忧患将至?何其昭著,若斯之甚。 上瞻俯察,朕实惧焉。 将避正寝,斋居克念,恶衣减膳,去饰撤悬,披不讳之诚,开直言之路。 欲使刑不滥及,赏弗逾等,选举以才,宫闱修德。 宜宣诸内外,庶尽弼谐,允叶民心,用消天谴。 于是舍仗卫,往天兴宫。 百官上表劝复寝膳,许之。 甲子,还宫。 御正武殿,集百官及宫人内外命妇,大列妓乐,又纵胡人乞寒,用水浇沃为戏乐。 乙丑,行幸洛阳。 帝亲御驿马,日行三百里。 四皇后及文武侍卫数百人,并乘驿以从。 仍令四后方驾齐驱,或有先后,便加谴责,人马顿仆相属。 己卯,还宫。 二年春正月丁亥,帝受朝于道会苑。 癸巳,祀太庙。 乙巳,造二扆,画日月之象,以置左右。 戊申,雨雪。 雪止,又雨细黄土,移时乃息。 乙卯,诏江左诸州新附民,给复二十年。 初税入市者,人一钱。 二月丁巳,帝幸露门学,行释奠之礼。 戊午,突厥遣使献方物,且逆千金公主。 乙丑,改制诏为天制诏,敕为天敕。 壬午,尊天元皇太后为天元上皇太后,天皇太后李氏曰天元圣皇太后。 癸未,立天元皇后杨氏为天元大皇后,天皇后朱氏为天大皇后,天右皇后元氏为天右大皇后,天左皇后陈氏为天左大皇后。 正阳宫皇后直称皇后。 是日,洛阳有秃鹙鸟集于新营太极殿前。 荥州有黑龙见,与赤龙斗於汴水之侧,黑龙死。 三月丁亥,赐百官及民大酺。 诏曰:"盛德之后,是称不绝,功施于民,义昭祀典。 孔子德惟藏往,道实生知,以大圣之才,属千古之运,载弘儒业,式叙彝伦。 至如幽赞天人之理,裁成礼乐之务,故以作范百王,垂风万叶。 朕钦承宝历,服膺教义,眷言洙、泗,怀道滋深。 且褒成启号,虽彰故实,旌崇圣绩,犹有阙如。 可追封为邹国公,邑数准旧。 并立后承袭。 别于京师置庙,以时祭享。 "戊子,行军总管、杞国公亮举兵反,袭行军元帅、郧国公韦孝宽于豫州。 亮不胜,孝宽获而杀之。 辛卯,以永昌公椿为杞国公,绍简公连后。 行幸同州。 增候正,前驱戒道,为三百六十重,自应门至于赤岸泽,数十里间,幡旗相蔽,鼓乐俱作。 又令武贲持鈒马上,称警跸,以至于同州。 乙未,改同州宫为天成宫。 庚子,至自同州。 诏天台侍卫之官,皆著五色及红紫绿衣,以杂色为缘,名曰品色衣。 有大事,与公服间服之。 壬寅,诏内外命妇皆执笏,其拜宗庙及天台,皆俯伏。 甲辰,初置天中大皇后。 立天左大皇后陈氏为天中大皇后,立妃尉迟氏为天左大皇后。 夏四月乙丑,有星大如斗,出天厨,流入紫宫,抵钩陈乃灭。 己巳,祀太庙。 己卯,诏曰:"朕以寡薄,昧于治方,不能使天地休和,阴阳调序。 自春涉夏,甘泽未丰,既轸西郊之叹,将亏南亩之业。 兴言夕惕,无忘鉴昧。 良由德化未敷,政刑多舛,万方有罪,责在朕躬。 思覃宽惠,被之率土。 见囚死罪并降从流,流罪从徒,五岁刑已下悉皆原宥。 其反叛恶逆不道,及常赦所不免者,不在降例。 "壬午,幸仲山祈雨,至咸阳宫,雨降。 甲申,还宫。 令京城士女于衢巷作音乐以迎候。 五月己丑,以上柱国、大前疑、随国公杨坚为扬州总管。 甲午夜,帝备法驾幸天兴宫。 乙未,帝不豫,还宫。 诏随国公坚入侍疾。 甲辰,有星大如三斗,出太微端门,流入翼,声若风鼓幡旗。 丁未,追赵、陈、越、代、滕五王入朝。 己酉,大渐。 御正下大夫刘昉,与内史上大夫郑译矫制,以随国公坚受遗辅政。 是日,帝崩于天德殿。 时年二十二,谥曰宣皇帝。 七月丙申,葬定陵。 帝之在东宫也,高祖虑其不堪承嗣,遇之甚严。 朝见进止,与诸臣无异,虽隆寒盛暑,亦不得休息。 性既嗜酒,高祖遂禁醪醴不许至东宫。 帝每有过,辄加捶扑。 尝谓之曰:"古来太子被废者几人,余儿岂不堪立耶。 "于是遣东宫官属录帝言语动作,每月奏闻,帝惮高祖威严,矫情修饰,以是过恶遂不外闻。 嗣位之初,方逞其欲。 大行在殡,曾无戚容,即阅视先帝宫人,逼为淫乱。 才及逾年,便恣声乐,采择天下子女,以充后宫。 好自矜夸,饰非拒谏。 禅位之后,弥复驱奢,耽酗于后宫,或旬日不出。 公卿近臣请事者,皆附阉官奏之。 所居宫殿,帷帐皆饰以金玉珠宝,光华炫耀,极丽穷奢。 及营洛阳宫,虽未成毕,其规模壮丽,逾于汉魏远矣。 唯自尊崇,无所顾惮。 国典朝仪,率情变改。 后宫位号,莫能详录。 每对臣下,自称为天。 以五色土涂所御天德殿,各随方色。 又于后宫与皇后等列坐,用宗庙礼器樽彝圭瓒之属以饮食焉。 又令群臣朝天台者,皆致斋三日,清身一日。 车旗章服,倍于前王之数。 既自比上帝,不欲令人同己。 尝自带绶及冠通天冠,加金附蝉,顾见侍臣武弁上有金蝉,及王公有绶者,并令去之。 又不听人有高大之称,诸姓高者改为姜,九族称高祖者为长祖,曾祖为次长祖,官名凡称上及大者改为长,有天者亦改之。 又令天下车皆以浑成木为轮,禁天下妇人皆不得施粉黛之饰,唯宫人得乘有辐车,加粉黛焉。 西阳公温,杞国公亮之子,即帝之从祖兄子也。 其妻尉迟氏有容色,因入朝,帝遂饮之以酒,逼而淫之。 亮闻之,惧诛,乃反。 才诛温,即追尉迟氏入宫,初为妃,寻立为皇后。 每召侍臣论议,唯欲兴造变革,未尝言及治政。 其后游戏无恒,出入不节,羽仪仗卫,晨出夜还。 或幸天兴宫,或游道会苑,陪侍之官,皆不堪命。 散乐杂戏鱼龙烂漫之伎,常在目前。 好令京城少年为妇人服饰,入殿歌舞,与后宫观之,以为喜乐。 摈斥近臣,多所猜忌。 又吝于财,略无赐与。 恐群臣规谏,不得行己之志,常遣左右密伺察之,动止所为,莫不抄录,小有乖违,辄加其罪。 自公卿已下,皆被楚挞,其间诛戮黜免者,不可胜言。 每笞捶人,皆以百二十为度,名曰天杖。 宫人内职亦如之。 后妃嫔御,虽被宠嬖,亦多被杖背。 于是内外恐惧,人不自安,皆求苟免,莫有固志,重足累息,以逮于终。 史臣曰:高祖识嗣子之非才,顾宗祐之至重,滞爱同于晋武,则哲异于宋宣。 但欲威之以槚楚,期之于惩肃,义方之教,岂若是乎。 卒使昏虐君临,奸回肆毒,善无小而必弃,恶无大而弗为。 穷南山之简,未足书其过;尽东观之笔,不能记其罪。 然犹获全首领,及子而亡,幸哉。

次の